宠物狐狸注册

焦點評論政治暴亂逼近 學生勿參與遊行李繼亭

焦點評論政治暴亂逼近 學生勿參與遊行李繼亭

下一篇:  一日之內接連發生兩宗針對警方的投擲「燃燒彈」行為,這是對香港法治、對香港警方的嚴重挑釁,也是對全體香港市民容忍底線的挑釁,絕不能容忍,必須予以最嚴厲的譴責。

全港市民高度期望,警方能盡快破案,抓捕兇手,以維護香港的社會治安。   面對如此惡劣情況,許多市民都會問:到底是誰在幕後策劃這一系列事件?如果聯繫到一日之後的6月9日,反對派將發動「反修例大遊行」,而數日前又有人揚言要製造「燃燒彈」,那麼縱火狂徒的政治動機也無法不令人質疑。 到底是有人想警告特區政府、還是有人想通過製造事端以刺激更多人遊行?無論如何,兩個「燃燒彈」正在預示着一場政治暴亂正在迫近,極可能發生重大的公共暴亂事件,青年人尤其是學生切勿輕易聽從政治口號「上街」,畢竟,三年前「旺角暴亂」波及無辜的流血事件,仍然歷歷在目。   《逃犯條例》修訂本是一件普通的法律修例,但過去三個半月以來發生的事,可以用「波譎雲詭」來形容。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赤裸裸地插手干預香港內部立法事務;而美英當局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又是接二連三地到外國「串聯」,又是出席「聽證會」又是參與座談會,全面抹黑香港;而留在香港的反對派勢力,更直接採取嚴重的違法亂紀行為,從立法會內的暴力衝擊,到街頭遊行,更有着不同名義的所謂「聯署」行動,等等。 「顏色革命」伴隨着「燃燒彈」  當前存在一個顯而易見的趨勢:當前香港的政治生態正在受到美國當局的嚴重影響,而一場重大的政治暴亂正在向香港七百萬市民迫近。 而在遊行前夕突然出現「燃燒彈」事件,又豈是偶然事件?  過去十多年的「顏色革命」歷史告訴我們,廣泛性政治動盪往往是與「燃燒彈」相伴而生的。

無論是2003年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2004年烏克蘭的「橙色革命」,還是2011年北非國家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一個共通點在於,示威從和平開始卻以暴力告終,而當中毫無例外地會出現「燃燒彈」的廣泛蹤跡。

  為什麼要以「燃燒彈」來開拓政治運動的空間?當中固然是因製造容易、費用便宜、隱蔽性高,但更重要的原因在於,「燃燒彈」可以起到無可替代的「煽動性」以及「激化矛盾」的作用。

試想,在一場數萬人參與的遊行當中,本來和平進行的隊伍,突然出現「燃燒彈爆炸」,整個遊行與示威的活動又豈能繼續「和平」下去?而只要丟下了第一個「燃燒彈」,那麼必定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直至無法收拾為止。 突尼斯、烏克蘭、格魯吉亞、吉爾吉斯斯坦、伊拉克……這些地區的動亂,與「燃燒彈」莫不相關。

  「顏色革命」的事實說明,但凡要煽動更大規模的爆亂,「燃燒彈」是必不可少的「工具」。 事實上,香港在2016年農曆新年期間發生的「旺角暴亂」,同樣出現了大規模的「燃燒彈」,的士被焚毀、店舖被破壞,更直接導致一百多名警員和普通市民受傷。

如果不是警方及時有效控制住場面,一場更大的暴亂極可能在全港蔓延。

  令人憂慮的在於,「顏色革命」並沒有絕跡,而「暴力火種」仍然在香港延燒。 昨日端午節上出現的兩個「燃燒彈」,驚醒了那些仍然以為香港是一個完全安全城市的市民、驚醒了那些以為6月9日「反修例遊行」會是「和平遊行」的市民。

事實殘酷地告訴香港人,明天進行的這場遊行,絕不可能是一場「和平遊行」,無數的亂港分子正在千方百計地試圖通過製造事端來達到阻撓修例的目的。 美國扮演了什麼角色?  警方昨日傍晚已經抓到一名涉嫌投擲「燃燒彈」的疑犯,據稱當事人有黑社會背景,也有多次案底,但到底作案動機為何,仍無法得知。

但有一個合理懷疑是無法排除的,即:在「反修例大遊行」前夕製造這一起嚴重暴力事件,難道就沒有政治勢力在幕後催谷的因素?  別忘了,美國當局在全世界的「能耐」。

美國人可以假手他人,在別國發動「顏色革命」,也能利用各種方式,製造嚴重政治事件。

最邪惡之事,美國人都能做得出來。 今年四月份,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大學演講時,就有這麼一句名言:「我曾經是一名CIA局長,我們撒謊、欺騙、偷盜,我們還有完整的培訓課程……這是美國實踐的榮耀(GloryoftheAmericanexperiment)。 」  收買黑社會,美國人做不出來嗎?製造「燃燒彈」,美國人經驗還少嗎?煽動政治動亂,美國人說的謊話還不夠多嗎?  市民期望警方盡快查明真相,以維護香港的法治與社會治安。

但有一點必須指出,種種跡象顯示,一場重大的政治風暴正在隨着美國干預香港本地立法而出現,6月9日的「反修例大遊行」,會不會出現嚴重的暴亂,無法不令人憂慮。

青年人尤其是學生,切勿輕易政治口號,表達政治立場不一定要上街,一旦遇到「旺角暴亂」式的流血事件,誰想成為當中的受害者?資深評論員最新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