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狐狸注册

一个东北人写的深度分析文《嘿,我就是那个被黑惨了的“瑞典人”》

一个东北人写的深度分析文《嘿,我就是那个被黑惨了的“瑞典人”》

  四  对“瑞典人”为什么这样“偷菜”的很多解释,我不以为然。

  比如,穷困和饥饿的记忆。 在最困难的时期,东北因饥饿而失去的人口,在全国也排不上号。

如果饥饿的记忆会导致数十年后的小偷小摸,那么最可能被黑的也该是安徽、四川。   更不会是现实的经济落后。 东北目前人均国民收入在全国仍然不算差,能去自驾游,能去海南,在东北人中,不会太紧巴。

如果说有些偷菜行为其实是为了获得某种精神层面的满足感,我信。

  哈尔滨街头的一则房产广告  国有企业一些现象的“遗毒”,我承认,一定有。 比如说,把厂里的东西当自家东西,拿惯了,到外地仍不收手。 但是,那种面貌,主要是在上世纪90年代居多,现在的东北国企,与当年可不一样。 再说,去海南的,恐怕国企的比例并没多大。

  2011年上映的电影《钢的琴》:老国企里的东北人精神  也有人问我,是不是在东北小偷小摸就是不受惩罚的。 我回答,你去试试看呀。   在东北,成年人当然不大会这样跑到别人地里偷瓜摸枣。 改革开放好多年,再闭塞的东北人,也不至于私权公有傻傻分不清楚。   他们只是到了外地而已。 人到了外地,没有家族、单位的“荣辱与共”,无论什么地方的人,都免不得更容易犯错。   问题是,不是每个地方都有那么多人口外流,像在海南这样,给外界一种反客为主的感觉,更少见。

  东北的年轻人口外流,已经尽人皆知。

经济增速下滑,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2017年各省市常住人口增量分解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东北人,你黑黑他,他多半只会“嘿嘿”一下。 都懒得理你。

  现在已经很不一样了。 “瑞典人”被黑,网上很多辽宁、吉林人强调了与“瑞典人”无关的严正立场——至少,做“挪威人”和“丹麦人”也比“瑞典人”黑度低些。 尽管这也不过是一厢情愿,因为大部分人提到“瑞典人”的时候,是默认“瑞典”囊括了整个“北欧”的。

  “落后就要挨打”。

铁板一块的东北人,史无前例地,被打入了一个深长的楔子。   微博上,有海南本地网友说,多年前就有类似情况。   如果一个区域流动到另一个区域的人数够多,那么出现各种不愉快事件的可能性当然会更大。 从新闻传播的角度,新闻集中出现,诱发更多类似事件被报道、曝光,概率就更大。 很多情况下,这不能表明,某个区域的人更容易做某种行为,比如说,“东北人更喜欢小偷小摸”。   何况,东北人又这么容易标签。   东北人的辨识度更高,也可以说,是东北人自己作死。 你觉得那些大金链子、巨幅左青龙右白虎的纹身,是用来干什么的?甚至绝大部分自觉无辜的东北人,在酒酣耳热之时,也难免把自己的标签贴贴牢:“这要是我们东北人……”  2004年的喜剧《马大帅》里,显眼的金链子  能说这是求仁得仁吗?  为什么是在今年,以这样的形式爆发呢?  视频产品兴起可能算个原因。 除了视频,没有文字能让这种新闻变得那么“打动人心”。

  但我还看到了不少视频,主题并不是“偷菜”,只是一些不大的纠纷。 也并不是所有情况都是东北人一方理亏,但是,在争吵中,话语自觉导向“东北—本地”族群矛盾的倾向,已经比较明显。   当然不是说存在幕后操纵与挑动。 东北本身已经是中国目前经济波动最为剧烈的区域之一,海南也将迎来历史性发展节点,全岛建设国际自由贸易区。

矛盾触发点势必增多,既往“反客为主”的局面还能不能维持,是个问题。

如何导引弥合,殊难回避。

  在整体经济向好的周期,类似冲突扰动,其实很容易忽略。 但历史上看,经济增长率不那么尽如人意的时候,在变化中感到不满和焦虑的族群或阶层,总会倾向于寻找“坏孩子”承担责任,哪怕只是情绪上的——更极端的情况也有。

  这个“坏孩子”,最可能来自经济发展落后区域,流动性大,容易“抱团”,又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毛病。 当下的东北人,简直是“众望所归”。

即使没有“偷菜”这些事,问题也会逐渐积攒。

  今天,经济“L”型走势是新常态,人口也迎来刘易斯拐点。

太多变化都会来临。

“瑞典人”的“黑化”,也许还称不上是一个具体而微的征兆,但网络情绪的变化,却不能忽视。

  近5年人口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长率  这不是上纲上线。

近四十年,大体上能达到全国性“被黑”的区域或族群,不过三四个。 其中最资深的当属“荷兰人”,最新的,则是“瑞典人”。

之前的每一次,都伴随着某种十年以上级别的社会变化。